联合报 日本式“联邦制”严重泡沫化该怨谁

 17/05/28 责任编辑:http://www.mobistro.net作者:金沙网上娱乐

联合报:蔡英文的威权年代显得很轻薄

蔡英文(联合报)

  6月30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30日刊文称,日本地方城市“国家依赖症”严重,经常习惯性向国家要钱、要人、要政策。日本所谓的“地方自治”,最终只是一块华而不实的看板。

  文章摘编如下:

  8月26日电 台湾《联合报》26日刊文指出,二、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威权年代。但蔡英文知道,她说,威权时代当局打压方言,让她直到50岁才开始学客家语。把不会说母语归咎于当局打压方言,是很廉价的推词。

  文章称,在那个年代,不少学校规定在校内要讲普通话,有时甚至会罚钱,但并未要求学生在家也必须讲普通话。何况,母语是孩子在进入小学前就会的语言,到校学习普通话,在家使用母语和家人沟通,并行无碍。当时,不同族群的学童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而蔡英文不会说母语,却推说是威权打压,为什么不问问家里何以不教?

  蔡英文的父亲是客家人,母亲是闽南人。照理说,她即使不懂客家语,也应略通闽南语,但她却两者都生疏。这种情况,显然是家庭教育的选择,或者她成长时期刻意的趋避,与威权压迫无关。

  再说,台湾威权体制已经结束了二、三十年,本土化政策也推行了许久,蔡英文却直到近年因参选才开始学习客家语,目的恐怕很功利,不过是为了拉拢客家乡亲的票,而不是对身所源出的族群产生了什么寻根的兴趣。

  最近,冲绳县因驻日美军问题与日本中央政府越闹越僵,“冲绳干脆独立算了,反正日本是地方自治”的说法开始四处流传。

  1947年4月17日,日本颁布《地方自治法》,并在宪法上作了明确规定。严格来说,日本47个都道府县接近于“联邦制”,日语中也将地方行政区划称为“自治体”,准确体现了地方高度自治的特质。

  不少人对这种近乎“独立”的政体投以羡慕目光,并伸出了大拇指:“千百年来中央集权的东亚国家,一样也可以实行联邦制。”

  但若是真的那么认为,可就算掉到沟里了。随着时过境迁,日本的“地方自治”不但愈发不如人意,其内涵也越来越空洞化,效力急剧下滑。

  话题要从一则新闻说起。日前,日本政府的复兴次官冈本全胜在退任的记者会上直言不讳地说,5年多来东日本大地震灾后复兴的25.5万亿日元费用均是由国家财政支出,对此他坚决反对。哪怕5%甚至是3%,本应当由地方负担。不仅可以从有财力的地方城市借力,更可以形成督促,提高其工作效率和积极性。

  不难看出,冈本是对中央“溺爱”地方城市、地方城市乐得依赖中央的现象发牢骚。其实,只要看看日本地方发展状况便知,这绝非只是该官员的个人立场,而恰恰反映了某种现实。

  近年来,“国家依存症”的论调在日本流传甚广,舆论也开始对地方城市发展依赖国家财政和行政支撑的非正常现象提出强烈批评。甚至有网友激进地指出,现在的日本地方城市是爱哭的孩子有奶吃,好吃“软饭”的“怂小子”越来越多。

  其实,日本的“国家依赖症”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自民党政府借助经济腾飞,大兴“撒钱政策”。即便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大举兴建新干线、开发核电站,虽然一时间为地方经济注入了活力,但也落下了“依赖症”的病根儿。

  上世纪90年代的房地产泡沫破灭,日本在失去20年甚至30年后,经济依旧萎靡不振,难破僵局。再加上绝大多数地方城市少子老龄化、过疏化问题日益严峻,经济陷入一潭死水,只好习惯性向国家要钱、要人、要政策。

  若再遇大型自然灾害,“国家依赖症”更会加重。面对地方城市一副病怏怏的脸,日本中央政府纵然无奈,岂有不救之理?

  此外,被视为“罪魁祸首”的“撒钱政治”,时至今日仍在日本政坛十分常见,其背后的政党巩固地盘、博取民意的色彩亦十分浓厚。然而,地方自治体的“不自治”还有另一因素,那就是日本的畸形政治。

  除了“新干线经济”、“核电村”这样十分单一薄弱的地方经济形式,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基地经济依赖”的冲绳模式。特殊的战后历史和日美安保同盟关系,让冲绳不但在经济上需要向国家不断伸手,连政治自治都“名存实亡”,成为日本所谓地方自治的一种最大讽刺。

  分析表示,威权年代确实存在许多荒谬现象,关于方言和言论自由的打压,蔡英文不如问问宋楚瑜,他是实际决策及操刀者之一;关于政治压迫及其他种种,蔡英文则必须去请教施明德,他是真正的抗争斗士。试想,同样是威权年代,施明德承受的是黑牢及逃亡的苦难,而蔡英文的损失竟只是“失学客家语”;两相比较,蔡英文未免太幸福了。

  该文认为。尽管“威权打压”已变成万灵借口,但有些人仍应避免使用。尤其像蔡英文这种一生顺遂、蓝绿通吃的权贵,为选举而把威权打压挂在嘴边,未免显得轻薄。

  在整体经济下滑不前的泥潭中,日本政府在实现振兴重生方面显得束手无策,地方也只好继续“卖怂”。

  渐失昔日光彩、不怕伸手“要饭”的日本地方自治体,正面临着新一轮生死考验。解铃还须系铃人。一手造成“自治体”孱弱不堪的日本政府,若不创造更多“生钱”机会,恐怕还要继续背负沉重负担。而日本所谓的“地方自治”,也只能是一块华而不实的看板。(蒋丰)

上一篇:香港文汇报 日本敏感

下一篇:大公报:台方欲引更多陆生入岛 常用闹钟有损健康

友情链接